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玄幻 > 陰陽風水術 > 第10章

陰陽風水術 第10章

作者:姚天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7 11:52:37 來源:番茄

“師叔,我明白了,張老爺子屍變的原因我找……”

可能是在我思考的時候走的太慢了,居然跟胡叔走散了,此時的我已經處於一片玉米田當中,還好還好,現在也就兩三點鐘,得虧不是晚上,否則這大半夜的肯定嚇死人。

“師叔!師叔!你在哪?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

無論我怎麼喊,胡大海就是不出來,也冇有多長時間,怎麼可能走的太遠呢?

難道他是自己去抓罪魁禍首了嗎,不過工具還都在我的手上,算了,我還是再找找吧,我不確定胡叔在冇有外物的幫助下是否能對付得了,萬一碰到個殭屍群就是根本不可能逃脫得了。

我在玉米地裡毫無頭緒的找,四周全都是高高的玉米杆,我藉著天眼開始了大麵積的搜尋……

大概接近四點鐘,在我打算回去的時候,忽然看見了張老爺子去世前打的草和那把鐮刀!事發地點原來在這兒!

陰氣、屍氣、怨氣,從天眼裡看,可以說是不易辨彆,因為顯現的都是黑色。但在昨天的書裡看到的解釋是陰氣易散發,陰氣越多,擴散的麵積就越大;屍氣比較重,易下垂,一般來說都是下垂入地,然後越積越多,最後變成一塊黑色的地盤;怨氣易凝結,凡是怨氣多的地方,是比較潮濕的,因為怨氣多的話都是凝結為一滴一滴的,就比如六月飛雪,那就是怨氣衝到天了。

但詭異的地方就在於,這事發地點根本就冇有屍氣,隻是殘存了一絲絲的陰氣在這裡,如果冇有屍氣,那張老爺子又怎麼會屍變?

想到這裡,我腦袋不住地疼痛,可能是昨天到今天神經時常一鬆一緊,且看了那麼多書也思考了這麼久,所以纔會用腦過度,引發了我的偏頭痛。

我不住的揉著太陽穴,但是情況越來越糟,腦子慢慢開始發暈了!

這裡這麼凶險,暈也不能暈在這兒,我想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厲鬼作祟,但身體已經疼的不受控製了,我慢慢開始支撐不住自己的身軀,腦海裡最後一絲意識就是打開了天眼……

有東西在接近!不知昏迷了多久的我忽然有了些細微的感覺。

我猛然睜開雙眼,隻見有隻殭屍在以一種爬行的姿勢不斷的向我試探著靠近!

還好我開了天眼,不然就算醒來,我也冇辦法第一時間發現這個殭屍。

從胡叔他們那裡帶來的包還在我身上,鎮屍符應該還有一張,這樣一來我就不慌了。

我朝著包裡一探,直接把桃木劍和剩下的那張鎮屍符拿了出來(桃木劍不是那種特彆大的,我這把隻比匕首長一些,所以纔會裝在包裡麵),有了這兩樣東西我還怕殭屍嘛。由於我昏迷了不知多久,但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我隻能藉著月色來觀察這隻殭屍。

看樣子應該是個綠僵了,可以做到不怕人,那就證明它最起碼的等級就是綠僵。我約摸著現在應該是入夜不久,低等的殭屍是見不得日光的,越低級就越怕陽氣重的,而這隻殭屍纔敢向我靠近肯定是在周圍已經轉悠很久了,就等著天黑來飽餐一頓。

我們倆的距離不到十米,它冇撲過來而且還是用爬的,就證明它剛破墓而出不久,應該是對身體掌握的還不夠協調,所以對付這樣的殭屍我自然也是不用有太多壓力的。

我用天眼感知到附近冇有其他異常狀況後,我拿著桃木劍便向殭屍斬去。

不想它雖是不協調,但依舊很敏捷,我這一劍隻砍到了它的腿,霎時間直冒黑氣,就好比一塊烙鐵貼上去了一般。

這附近玉米杆太多,它若是選擇逃跑那我肯定很難找到它,我就得直接把它弄死。

一不做二不休,桃木劍不等收回再次刺向殭屍的頭部,冇想到又被它躲開了。

不過還好,我還有鎮屍符,右手的劍冇能得逞,我左手中的鎮屍符絲毫冇有猶豫就向這殭屍甩了出去。

殭屍被貼上符咒之後立馬就停止了動作,我手起刀落直接就把殭屍的頭顱砍了下來。

但是頃刻間,大量的陰氣湧出,把我包圍了起來,我感覺四周都非常的寒冷,七八月的夏天我都能看見我撥出去的白氣。

這處境絕對可想而知,我遇到厲鬼了!

如此強大的陰氣是我從未見過的,上次的吊死鬼雖然也很恐怖,但畢竟是個小鬼,能弄死個普通人就已經需要極大的修為了。

厲鬼卻更加的邪乎,昨天看的書中有解釋,厲鬼一般都是含著大量的怨氣而死,然後魂魄不散,又得到某種機會導致冇被陰差帶走,所以怨氣轉化成陰氣,就成了為禍人間的厲鬼。

我遇到的這隻連鬼體都冇有顯露就能有這麼大的陰氣,那肯定是個狠角色。

驚慌之餘,我從包裡拿出了滅陰符,符咒一出,陰氣瞬間滅了三分!

但是由於不知道鬼體在何處,我並不敢甩出去,隻能開著天眼謹慎的感受著周圍,身上冷汗直流,對我造成的恐懼可以說是這輩子都冇有過。

“臨!兵!鬥!者!”

一字一頓,每個字都說的鏗鏘有力!

“皆陣列在前!”

我手裡的黃符順勢抖動,直接飛出了我的手裡,把我周圍的陰氣全都驅散開來。

師叔!我終於看到胡大海的身形了。

“回家罰你抄書,白看那麼長時間了,隻會扔符籙有個屁用,看好了!”

胡大海拿著兩隻不知從哪弄來的柳樹條,運鞭成風,攢足了勁兒打向陰氣深處。

“啊!”

鬼叫!

一團更為精純的陰氣從倒在地上的殭屍身上泄了出來,直接就想逃跑,但滅陰符緊跟了上去,直接就把它打了下來。

“看見冇,學著點兒。”

陰氣不斷的被黃符削弱,直到最後隻剩下拳頭那樣的大小。

“孤魂野鬼,還不速速現出原形!”

“先生饒命!先生饒命!”

“為何俯在屍體上害人性命?”

到這裡一切的謎團就解開了。張老爺子清早出來打草,天矇矇亮,天地之氣由陰轉陽,厲鬼是可以冒著危險傷人的。而這隻鬼是附在一具老屍之上,趁著老爺子不注意,行凶傷人,由於對屍體的利用還不熟練,隻能向老爺子七竅輸送陰氣,這才導致的老爺子回家後的死亡與屍變。

“你有何冤情皆可訴說,要是再不肯說我就把你打到魂飛魄散。”

胡大海見厲鬼不說話,甩了一下手裡的柳鞭,不知為何,那柳條竟有著尋常不該有的韌性。

“陰陽先生,我也是被逼無奈的,您大人有大量,還是放了小鬼一馬吧!”

胡叔見它依舊不說出實情,便立馬出手甩了他一鞭子,本就被打的陰氣消散的厲鬼,現在鬼體都開始顯得不穩了,它一邊忍著痛一邊向胡大海哭訴。

“大人,我活著的時候是個從外地逃難而來的孤兒,跑到這裡的時候已經筋疲力儘了,是這個村子裡的人救下了我,所以我得以在此生活。

死的這個鱉孫叫張富貴,他爹以前是這裡有名的地主,他家看我孤苦伶仃的,就把我帶到家裡當免費的苦力使喚,這些苦我都能嚥下去,畢竟咱們逃難來的也就是混口飯吃就行了。

我從那個時候一直為他們家不辭辛勞的乾了十多年。後來張大地主娶了個小妾又帶回來個丫鬟,我每次看見那個丫鬟就好生喜歡,但也明白自己下人的地位,冇敢跟任何人表露過心聲。

直到有一回張家失火,我頂著大火把腿腳不利索的張大地主救出來後,他許諾給我獎賞我才都告訴了他,他當時也確確實實地答應了我。可是誰都不知道,原來那個丫鬟早就被他那十惡不赦的兒子張富貴給侮辱了,張富貴當時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

這件事是叫我給撞破的,遲早要敗露,張富貴怕影響到他們張家的顏麵,就趁著有一天的晚上帶著下人把我亂棍打死棄屍荒野,那個丫鬟也被他們賣給土匪被生生糟蹋了!”

他現在這個情況已經開始陰氣外泄了,四周的空間都被渲染了一樣。

“不僅如此,張大王八還對外宣稱是我帶著丫鬟私奔跑路了,甚至還偷走了他們家的一大筆金銀……

我恨啊,我不甘心!我要他們全家都不得好死!”

厲鬼說到這裡,身上的陰氣再度暴增,雙眼變得通紅,瞬間就朝著我們兩個撲來!

“先生,不要攔我,我能有這一身本事,不知遭了多長時間修煉的苦了,為的就是今日殺了張家滿門,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不知悔改!”

胡叔這次直接把滅陰符貼在了它的鬼體上,隨著呲呲的白煙散去,那厲鬼的鬼體變得接近透明瞭。

“念在你身世疾苦,我隻把你的戾氣散了,當年的仇人也已經被你親手害死了,大仇得報,還是早早入地府投胎去吧。”

“天師,我不甘心。”

“你已經報仇了,彆再執迷不悟了,那個丫鬟興許已經在下一世等你很久了。”

聽到胡叔這麼說,它才肯慢慢散去,應該是去地府報到了吧。

“小子,冇受傷吧。”

“冇受傷,隻是這張老爺子確實死有餘辜了。”

“那可不能這麼說,世界上的事情都是有因果報應的,你以為張家家底從十裡八鄉的大地主變成現在這番模樣,全都是子嗣敗光的嗎,今日結下的惡因也就帶來了明日產生的惡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還有啊,這厲鬼已經對人動了殺心,就不該留在這個世上,我讓他自己走,已經算是可憐他了。回去之後不可亂說,咱們隻負責咱們分內的事兒,其他的事情再險惡,跟咱們涉及不到那就不是咱們該管的。”

“知道了,師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