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都市 > 天運鴻途 > 天運鴻途第17章  第17章

天運鴻途 天運鴻途第17章  第17章

作者:" [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1:49:28 來源:xiakexcx

《天運鴻途》 小說介紹

天運鴻途(梁成)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天運鴻途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天運鴻途》 第17章 免費試讀

小說名:天運鴻途

主角名:梁成

簡介:宏敘私下裡橫了秘書一眼,秘書低下腦袋,不敢看領導。宏敘果然老道,趕緊一步跨到前麵,看著中年男人道:“項部長,你這位千金可真是天生麗質啊。我們在下麵已經見過麵,我秘書小陶,眼睛都發直了,差點還撞了令千金。真是抱歉啊。”宏敘這席話,算是為了他們先前的無禮道歉。這麼說時,陶秘書的腦袋耷拉得更低了。項瑾道:“小陶秘書眼睛發直,恐怕不是因為我長什麼樣,而是我擋了領導的路……”宏敘這回不知該如何說了,他秘書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天運鴻途全文第17章

中年男人道:“恐怕是我那女兒撞到你們了吧,我這女兒性格跟男孩子一樣,大大咧咧的。”

項瑾父親的圓場,讓宏敘找到了台階:“哪裡,哪裡,我看令千金是既有男孩子的活潑,又有女孩子的溫婉……”

市委書記樸正道:“我們先彆站著說話了,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上桌吧?”

項部長說:“好好。”然後轉向梁成,“這位就是梁成?”

梁成朝他點了點頭說了聲:“項部長你好。”

“梁成?”市委書記樸正聽到項部長提起,就回頭瞧了眼梁成,問道,“梁成是?”

區委書記胡小英馬上道:“梁成是我們清水鎮的乾部,是項瑾的好朋友吧?”

市委書記樸正道:“哦,好好,那請坐,請坐。”

秘書小陶低聲對宏敘道:“宏市長,我到下麵去吃了。”

一般情況下,秘書都不跟領導同席,宏市長道“好”。

冇想到市委書記樸正道:“小陶,今天你就一起用餐吧。你看,今天就我們這幾個人,我老了,喝酒每況愈下,你們宏市長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今天項部長來,不陪好酒哪能行啊?今天你要幫助多敬敬酒,知道了嗎?”

陶秘書朝宏敘看了眼,似是征求意見,宏敘道:“聽書記的,小陶,你幫助多敬幾杯酒,項部長可是海量啊!”

項部長道:“哪裡算得上海量,如果你們書記和市長都不喝,我也乾脆不喝了,最近血脂高啊。”

樸書記和宏市長趕緊道:“我們哪能不喝啊?我們隻是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恐怕加在一起都陪不好領導,讓小陶多陪陪。另外,我們還有我們的殺手鐧胡小英書記呢,我們今天一定陪好項部長,小英你說是吧?”

胡小英道:“今天我是捨命陪君子了,項部長跟我們長湖區有緣啊。項部長的千金跟我們清水鎮梁成是好朋友,我們清水鎮黨委書記鐘濤知道了,今天跟我請示了三遍,說要來敬敬領導的酒,我說還是算了。”

市長宏敘道:“他還是算了。”

胡小英道:“那好。無非我代清水鎮敬項部長一杯酒。”

餐上來了。這桌菜可謂是生猛海鮮,鮑魚羹、三文魚、象拔蚌、新西蘭進口牛頭、長江鰣魚……,十個人不到,上了滿滿一桌的菜。

梁成感覺這種吃法實在是暴殄天物,可在坐的人,幾乎冇一個在意,梁成瞧了瞧項瑾,她今天顯得有些愣愣的,完全不似跟他單獨在一起的模樣,好像心事重重,梁成還真後悔來跟她吃這頓飯,雖然美味佳肴,跟這些官員吃飯卻味同嚼蠟。

官員之間的觥籌交錯告了一段落。項瑾的父親忽然站了起來,拿著杯子來到了梁成身邊。

梁成也跟著站了起來。

項部長道:“梁成啊,這段時間,還真的謝謝你照顧我們項瑾。我們項瑾這段時間肯定給你添了不少麻煩吧?我先乾爲敬。”

梁成道:“我冇覺得麻煩,我反正一個人住,她來了也無非多加一個床。”

梁成這話一出,項部長先是一愣,繼而馬上微笑道:“好好,不麻煩就好。”

市委書記樸正、市長宏敘、區委書記胡小英一聽,都麵麵相覷,心道,梁成和項瑾在同居,那以後不就是項部長的女婿?

隻有陶秘書聽了,心裡一萬個不舒服,心想,這小子哪裡修來的福分,竟然找到了項部長女兒這樣的高官女兒?

如果是我的話,那該有多好……

樸正站了起來,來到了梁成麵前,“梁成這是英雄出少年啊!我來敬你一杯。”

敬完了酒,樸正轉向胡小英:“胡書記啊,梁成目前在我們清水鎮擔任什麼職務啊?是黨委委員,還是副鎮長?”

胡小英難堪地道:“都還不是,梁成以前是黨委秘書,目前冇有什麼……”

宏敘一聽,趕緊道:“小英同誌啊,像梁成這樣的青年才俊啊,你們區委有責任抓緊培養啊,該提拔的時候就提拔,乾部可等不起啊,項部長你說是吧?”

項部長點了點頭,笑笑道:“梁成也快三十了吧?我三十的時候已經是副團職啦。”

梁成道:“那不一樣,基層乾部很多一輩子都隻是一個科員的也有啊。”

樸正道:“聽聽,我們真要多關心關心基層乾部了。”

這頓飯上,項瑾始終話不是很多,她冇怎麼喝酒,大家敬她酒,她也隻是意思一下。喝完酒之後,市委、市政府領導說要再陪項部長活動活動,項瑾提出要和梁成回去。

項部長對女兒說:“那好,你們先回去,你準備準備,明天我們一早走。”接著,轉向梁成道:“梁成,前段時間謝謝你照顧我們項瑾,從明天開始就把她交還給我吧。對於你給項瑾的照顧,我不會虧待你的。”

梁成道:“這是我和項瑾的事,我不需要你們給予我任何東西。”

項部長朝他定眼瞧了瞧道:“我知道了。”

因為喝了酒,為安全起見,項瑾建議梁成彆開車,坐保鏢乾寶的車回去。

上了車,梁成道:“保鏢先生,這車感覺不錯嘛?”

乾寶說了聲“謝謝”,就不再說話了。

項瑾道:“乾寶話本來就不多。”

車子經過一處市民公園時,項瑾忽然道:“停一停。”

乾寶踩下了刹車。項瑾道:“我們去公園走走,吃撐了,散散步可能舒服一些。”

乾寶道:“晚上公園裡可能不安全,我陪你。”

項瑾道:“乾寶,你留車裡。梁成會陪我的,你在車裡等等就行了。”

乾寶隻好說:“明白。”

梁成這頓飯吃得也不舒服,感覺胃裡的東西澱澱的,還真需要去走走。兩人朝著公園裡走去。

這市民公園,又叫項王公園。

梁成覺得,項瑾要到公園散步,絕不僅僅是因為消化不良,而是因為有話要說,可他還不知道項瑾想跟他說什麼。梁成道:“今天這頓飯,吃得有些難以消化?”

項瑾冇回答他,而是突然停住了腳步道:“梁成,明天我要走了,跟我老爸一起回去。”

梁成冇有停步,繼續往前走。聽到項瑾說的,他一時半會,找不到什麼話來說。

心裡,他早料到這一天會來,冇想到來得這麼快。

如果他說,讓項瑾留下來,他根本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的資本。

今天這頓飯,市委書記、市長一起作陪,可以看出項瑾的老爸身份非同小可,這種高官的女兒,如今的他可高攀不起。

即使人家不嫌棄他的出身和背景,他也明白一句話,叫做“門不當戶不對”,雖然這是舊時代的觀念,但這個時代,這句話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項瑾趕上了幾步:“難道在臨彆前的一個晚上,你冇什麼話要對我說?”梁成道:“有啊,這個公園叫項王公園,你又姓項,也真夠巧的。”

項瑾道:“這就是你想對我說的?”

梁成道:“不是。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項瑾似有期待地道:“什麼?”梁成道:“就是前麵那棵樹?”

項瑾見二十步外有一棵樹,應該是一棵樹齡久遠的香樟,即便在這個日漸寒冷的日子,也是蔥蔥鬱鬱的。項瑾問:“這棵樹怎麼了?”梁成道:“我們過去看看。”

來到樹下,兩人向著香樟樹望,由於這是在僻靜的角落,周圍冇有來來往往的行人,顯得特彆幽靜。

梁成指著上麵的一根樹枝道:“就在這根大樹枝上,曾經有個女孩子,為了把她甩了的男人用一根繩子,把自己吊死在這裡,舌頭伸得老長。她的腳就在這個位置晃動。”

梁成用手量了量項瑾眉頭的位置。

這麼僻靜的時候,講這種事情,項瑾感覺陰森森的,這時候周圍忽然起了一陣風,樹葉窸窣,項瑾更覺害怕,就攀住了梁成的肩膀。

梁成道:“冇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項瑾用手捶了他肩膀:“喂,我是女孩,當然有害怕的權利。”

梁成道:“可我總覺得你膽子大的很,離家出走,住進陌生男人家裡……”

項瑾道:“一個人表現的越大膽,他可能就越脆弱。如果一個人真的擁有某些東西,是用不著故意表現出來了。”

聽她這麼說,梁成不由用手臂緊緊摟著項瑾,兩人繼續往前走。

項瑾忽然問道:“如果讓你在永遠當不了官和永遠見不到我之間,做一個選擇,你會選擇哪一個?”

梁成朝她抿嘴笑笑道:“這還用問嗎?我反正都不是官,也不知道當官真有什麼好。如果讓我永遠見不到你,我寧可一輩子不當官。”

項瑾笑道:“你今天冇有當官,所以你不知道當官的滋味,這麼說,自然很容易。等你當過官了,那就不一樣了。”

梁成道:“那你讓我當個官試試?我保證當再久的官,我還是那句話。問題是,你不可能為了我留下來,你老爸第一個不同意。”

項瑾道:“為什麼想著讓我留下來呢?難道你永遠都隻想在鏡州這麼一個小地方混下去?為什麼你不努力一下,往上進步,來北京找我呢?到時候讓我爸爸都無法不接受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