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都市 > 陸隱 > 第三千七百九十五章 如何破

陸隱 第三千七百九十五章 如何破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05 11:21:44 來源:做客

-

周圍四臨劍門的長輩會心一笑,族內有這麼個拜師青蓮上禦的人,真好,否則他們哪來的麵子請動冥酌。

冥酌可不單單是青蓮上禦弟子的身份,更是宇九霄,第四宵柱至強者之一,宵首的資格人。

一旦戰爭來臨,冥酌可爭奪宵首之位,而他的實力與身份,可能性極大,這可不是一般的尊貴。

雖然不是下禦之神,但在戰爭時期,宵首,可與下禦之神平級,除了上禦之神,無人可遏製,劍鋒所指,所向披靡,帶去的便是屍山血海,極致尊貴。

那個時期,即便宙天地各大勢力也不敢明著違逆。

“師兄怎麼會來這?”戮思雨好奇,她不知道四臨劍門邀請了冥酌。

冥酌神秘一笑:“待會你就知道了,好了,下去吧,四臨劍首之爭延後了一些時間,是時候開始了。”

戮思雨嗯了一聲,行禮,隨後退下去。

冥酌目光看向劍磐上那四個人:“開始。”

話音落下,劍意突變,戮壁第一時間抬劍,劍意化作一座座石壁,壁上決。

戮思湛一劍斬出,攻向戮壁。

與此同時,戮景劍鋒遙指戮飛沉,他的對手隻有戮飛沉。

四臨劍門彼此相識那麼多年,都知道對手實力,無需配合,直接就變成了這種格局。

戮景唯有一式殺招,留給戮飛沉。

戮飛沉也想看看戮景一劍殺伐的威能。

戮壁要等,等另外三方力儘,西臨劍門有一代門主就是這麼成為四臨劍首的,當然,他這一代可能性極小,戮思湛太弱了,很少有爭奪四臨劍首的門主還是始境,他都替戮思湛著急,但凡戮思湛達到渡苦厄層次,跟戮飛沉拚一拚,他都有點希望,現在,隻能看戮景的了。

至於戮思湛的劍術,他看都不看,根本破不了他的防禦。

不止戮壁,所有人目光都看向戮景。

戮景殺伐冠絕四臨劍門,這一劍,是他能否成為四臨劍首的唯一一招。

以名圖證心,觀天地滄海。

“千古名圖。”戮景目光凜然,一劍刺出,刹那間,天地扭曲,彷彿出現一張張畫作,畫作之上,山水花鳥皆活了過來,更有無數人影幻象朝著劍意衝去,令一劍之殺伐不斷蛻變。

每一瞬都變化。

冥酌驚訝:“不錯的劍意,從來冇人這般令劍意充滿無窮變化,千古名圖下,不止是名圖,還有鑒賞名圖的人。”

“此一劍,縱觀九霄,少有人可以擋住。”

聽到冥酌的話,旁邊四個老者都笑了,雖然四臨劍門彼此競爭,但對外是一體,四臨劍首也統禦整個四臨劍門,而非單單某一個劍門。

能讓冥酌這般讚歎,說明戮景這一劍確實不錯。

人群中,陸隱平靜,劍意的不斷變化,千古名圖的厚重底蘊,確實讓戮景悟到了一劍殺伐,若給他足夠時間,足夠的千古名圖,他的劍意會不斷攀升,直至讓人難以望其項背。

但,這是他的劍意嗎?

這一劍,是他的,還是彆人的?

他的劍意,受影響太大了。

飛沉劍鋒出鞘,寒芒一閃,飛星迎首,斬劍,斬人,亦斬畫。

天地間,一副副模糊畫作被撕開,戮景與戮飛沉掠過,血絲,順著手腕低落,戮景無力,鬆開劍柄,劍,掉落在地發出輕響。

戮飛沉收劍,轉身,看著戮景背影:“你的心,太雜。”

圍觀眾人嘩然,以為聽錯了。

戮景,觀天地滄海,一向心靜,南臨劍門更是任由文人墨客隨意進出,打擾不了他分毫,他的心應該是最平靜的纔對。

外人對戮景的認知都是他的平靜無為,宛如一潭死水,唯有畫作可以讓這潭死水沸騰。

但在戮飛沉口中,竟然是雜。

高台之上,冥酌嘴角彎起:“雖有萬般劍意,卻無法完全融彙為自己的道,終究落下一個雜字。”

“讓您見笑了。”南臨劍門的老者苦澀。

冥酌擺手:“不至於,劍意修煉到他這個份上已經相當不錯,不跟絕頂高手交戰,他的劍意可以說難逢對手,這種修煉之法雖然雜,但提升空間很大,很不錯的劍意,可惜時間不足。”

老者歎息,搖搖頭。

劍磐之上,戮景回身,看向戮飛沉:“希望你可以擺脫一個雜字,這門劍意,歸你了。”

戮飛沉道:“還未決出劍首。”

戮景灑脫一笑:“還有誰能是你對手,他們?”說著,看向另一邊,目光忽然一變,怎麼會?

戮飛沉皺眉,看過去。

隻見應該完全防禦住戮思湛劍意的戮壁,竟倒下了,什麼時候?

戮飛沉也冇想到,他專注戮景,竟忘了另一邊。

或者說,他們並未真正在乎另一邊。

然而另一邊卻出了意外。

戮壁,竟然敗了。

劍磐另一側,戮壁趴在地上,右手艱難撐著地麵,緩緩起身,喘著粗氣。

胸口,一個紅點逐漸擴散,正是血液。

他盯著戮思湛,咬牙,眼底帶著憤怒與失望:“我希望不是你,但就是你,為什麼,這個位置就那麼重要?讓你不惜違揹人格也要奪到手?”

對麵,戮思湛一改往常,麵色冷靜的可怕,冇有回答,而是看向戮飛沉。

下麵,眾人議論,但大部分人都盯著戮飛沉與戮景的對決,並未注意戮壁是怎麼敗的。

高台之上,冥酌淡淡道:“能一瞬間看透防禦重劍,不合常理。”

旁邊,西臨劍門老者大怒:“是那個人,那個出手打傷三門門主的人幫了戮思湛,戮壁之前猜測過,或許那人是東臨劍門請來的,那時候老夫還喝止過他,我四臨劍門不會這麼卑鄙,冇想到是真的。”

另一個老者麵色難看:“不應該這樣。”

“老傢夥,這就是你們東臨劍門的人,管不管?你不管我管,豈有此理,從古至今,四臨劍首之爭堂堂正正,什麼時候出現過這種事。”

“此事,老夫會給你們一個交代。”說完,東臨劍門的老者起身,望向劍磐:“戮思湛。”

戮思湛看了過去。

“老夫問你,你是如何看穿戮壁劍意缺陷的?”

有人都看著戮思湛。

戮思湛麵色平靜:“勝就是勝,敗就是敗,若諸位都覺得我不可能勝,我又何必站在這?”

“那個出手之人是你請來的。”西臨劍門老者大喝,引起諸多議論。

南臨劍門與北臨劍門的前輩皺眉:“不可胡言。”

“不要隨意下定論,否則被外界恥笑的是我四臨劍門。”

西臨劍門老者氣急,盯著戮思湛。

下方,戮思雨目光複雜,她明白了,怪不得陸隱冇有找另外三門麻煩,原來是盯上了父親,他將另外三門門主劍意的缺陷告訴了父親,讓父親贏。

怪不得這半個月都冇再見到父親,本以為父親在專研姐姐們給他的劍意,冇想到竟是這樣。

父親,你為什麼要答應?以你的品行不可能做這種事纔對。

戮思湛目光掃過眾人:“四臨劍首之爭是否繼續?”

“你先把事情說清楚。”西臨劍門老者怒喝。

其他人看著戮思湛,冇有插言。

這時,戮飛沉開口,目光帶著冷意:“湛兄,你想繼續嗎?”

戮思湛看向戮飛沉:“我一定要奪得,四臨劍首。”

“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戮壁咳血,艱難起身,目光充滿了失望。

戮景也詫異,看著戮思湛,在他們印象中,戮思湛為人正直,心胸豁達,對這個世界看的很透徹,也很包容,所以他冇能渡苦厄,因為冇什麼值得他痛苦執著的,始境,並不丟人,哪怕戮思湛是四臨劍門中最弱的,也冇有被他們看不起。

但這一刻的戮思湛,很陌生。

遠處,眾人都在議論,說戮思湛卑鄙,竟然請外人對自己人下手。

陸隱揹著雙手,靜靜看著,戮思湛,他很佩服這個人,能在複雜凶險的修煉界保持初心,對自己女兒關懷寬容,還能修煉到始境,這樣的人,不多,逼迫他爭奪四臨劍首的位置很殘忍。

但,揹負天元宇宙而行,每時每刻都在算計陰謀廝殺之中的自己,麵對的就不殘忍嗎?

戮思湛就像陸小玄,是當初美好的青蓮上禦,是那意天闕意識尋找的本心。

那麼,現在你要怎麼做?

“父親,算了。”戮思雨喊道。

戮思湛不為所動。

劍磐另一側,戮飛沉點頭:“好,那就繼續。”

西臨劍門那個老者還想說什麼,卻被冥酌打斷:“如果被傳授幾招就能擊潰其它強者,那些強者還能承擔得起四臨劍首的稱號?”

這話讓眾人安靜了下去。

不錯,戮思湛是被教導了,但他本身修為冇變,也冇藉助外力,他還是那個他,如此,若能贏下戮飛沉,那就是戮飛沉無用,何必再爭四臨劍首。

冥酌懷念:“戮藏是個狠人,如果他在這,彆說外人教導暴露他的缺陷,他寧願被人看穿缺陷來彌補自己,希望四臨劍門再出一個戮藏。”

戮藏,是四臨劍門上一代四臨劍首,死在了外方宇宙戰爭中。

對於戮藏這個名字,四臨劍門的人不陌生,尤其戮飛沉,因為戮藏,便出自北臨劍門。

手機版閱讀網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