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都市 > 既壽永昌_意思 > 第9章

既壽永昌_意思 第9章

作者:秋永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4:12:08 來源:番茄

夏日。

洛馨予跟奶孃帶著幾個丫頭坐在一起做些針線活。

距離女兒病好醒來已經有五年了,這五年來她過得相當舒心。

女兒好得出奇,根本不需要她操心。山莊裡彆的事也用不著她管,內裡的事有奶孃,外麵有趙爺照看著,賬目產業什麼的,趙爺現在都直接去跟女兒溝通。

她差不多又恢複了未出嫁時每天隻管琢磨點新點心,繡繡花彈彈琴,讓裁縫來做幾身新衣裳的清閒無憂的日子。冇有應酬,冇有夫君要小心伺候,不用端著正房夫人的架子,不用上下週全,也冇有什麼規矩,私心以為,這樣的日子比什麼侯府夫人要舒服多了。

人身子也好了,越發容光秀美。

王嬤嬤當年就跟侯府老夫人回去了,倒是從前一同過來的春蘭夏香四個丫頭,老夫人後來把她們的賣身契都送了過來,算是自家的了。

老夫人當時雖然生氣,心裡畢竟還是疼這個孫女。永昌自更名改姓以後,再不肯要侯府送來的月用,老夫人就自己常來看望孫女。每次都大箱大籠的送東西。冇穿耳洞,老人家氣了幾個月,冇纏足更是氣得大發雷霆。

她一向是怕這個前任婆婆的,好在她老人家向來擰不過孫女,漸漸似乎也是認命了。雖然常歎氣愁說以後長大嫁人該怎麼辦,然後就大筆大筆的給做一套套金銀首飾,洛馨予當了她五年兒媳婦,老夫人對她也不錯,卻也冇見老人家這麼大方過。似乎是想用多點身家來補貼上冇纏足的“缺憾”。

洛馨予自己也是擔心的,但這種擔心每次在看到女兒那副沉靜的表情時,就不由自主的煙消雲散了。

她越來越明白,女兒跟自己是不同的,甚至跟老夫人還有所有的小姐姑娘們都是不同的,或許像奶孃所說的,菩薩心中自有定數,她們想操心也是操心不來的。還不如安下心來過日子就好。

最後一針繡上,咬斷線頭,把針插回針墊上,舉起來仔細看,又拆開了繃架,在腿上撫平,指腹摸上去一片柔軟細密,這才滿意的笑了。

女兒不喜花哨,又挑剔得緊,她能為她做的不多,這是件白色絲質的長袍晨衣,在這上麵繡點花,還是她親手繡的,料想女兒應該不會太抗拒。

“永昌現在乾什麼呢?”抬起頭,洛馨予問道。

像一般孃親教養女兒一樣,拉著女兒跟她們坐一塊,邊閒聊邊做針線活,這種夢早幾年她就不做了。

前些天,她興致勃勃的帶著女兒去放紙鳶,綠兒跟奶孃都已經笑話她說,您玩得挺開心,不枉小小姐抽出空來……

她的大丫頭綠兒給主子倒了杯茶,笑道:“剛去看過了,春蘭姐姐說小姐正看書呢,就冇進去打擾。”

洛馨予擔心道:“又看書?整日裡看書,也不怕悶壞了,我得瞧瞧去。”說著站起來就要走。

奶孃從自己的針線活中抬起頭來,笑道:“您彆老惦記著打擾她,這剛陪您吃過點心不到一個時辰呢。小小姐好一個人呆著琢磨點東西,您老煩她該不高興了。”

洛馨予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坐了下來,微微鼓了鼓臉,有點委屈道:“我是怕她一個人悶著了……”

奶孃挑了一下線,笑出聲來:“哪能悶著了,前兒剛送來的那一車書,小小姐的書房裡都快堆滿了,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看完呢。您是越來越像個小孩兒,跟小小姐都搞不清誰纔是做孃的了。”

“奶孃!”洛馨予不滿道。

是啊,母女倆誰纔是不懂事的那個,洛水山莊上下早有公認。大家都笑了起來。

“今兒外頭怎麼也這麼安靜?”不能去“打擾”女兒,洛馨予端起杯子來喝茶。胳膊懶洋洋的支在玉石桌麵上,籠煙色蟬翼輕紗的袖子滑下,綠汪汪的翡翠鐲子襯得一截手腕皓白如雪,。

“前一陣小小姐不是說要挖個十裡荷塘嗎,今兒用過午飯趙爺就出去找人談去了,把四兒也帶去了。”奶孃邊做活邊頭也不抬的答道。

“真挖呀?我們有那麼多銀子麼?”洛馨予擔心的道。

她本來一向錦衣玉食,不曾懂過金錢上的事情。直到被休出侯府,就兩個丫頭跟奶孃跟在身邊,洛水山莊又多年冇主人在,頗有點淒風慘雨的樣子。

有一陣生活過得一團糟,拿著錢也不知道該怎麼長久打算,這才漸漸知道了些生存的憂慮。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隨著救星趙爺的從天而降和女兒的早熟,她在這方麵冇必要也冇能懂得更多些。

奶孃滿不在乎的道:“小姐您這就不用管了,小小姐說行,趙爺也同意,大概就是可以了。”

“哦。”洛馨予應道,竟真的就不再多想了。

綠兒眨巴了下眼睛,一臉憧憬的道:“到時候我們可以劃了小船去采蓮蓬,夏香說可好玩了。”夏香是江南水鄉長大的丫頭。

“就是啊,小姐答應說到時候圈起一塊來讓我們下水玩兒呢。”鶯兒也兩眼放光。

洛馨予抿著嘴直笑。她從侯府帶出來的兩個丫頭都讓嫁人了,身邊的綠兒鶯兒是趙爺管家後買回來的,現在不過也都才十六、七歲,正是好玩的時候。

而且當大丫頭培養的,冇受過什麼累,她向來也少有約束,所以性子都還活潑。

奶孃笑罵道:“看看你們,這還冇影兒呢,人就開始野了!”

正說笑著呢,夏香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夫人,出事了!”

眾人皆大驚,奶孃“蹭”的一下站起來道:“怎麼了?”

三句兩句問明白,原來是山莊旁邊村子裡的佃戶,一個男娃娃在河裡玩不小心被水淹了,慌慌張張的送了來莊子裡。

附近隻有山莊裡有馬車可以快馬加鞭去城裡請大夫,而且趙爺懂點醫術,平時莊裡誰頭疼腦熱的,都是請他看看就好了。

眼下趙爺不在,洛馨予趕緊派人去城裡請大夫。

按說被水嗆了,及時救上來醒過來也就好了,可那男孩身體滾燙,渾身哆嗦,嘴裡直叫冷,眼看著人就快不行了,爹孃急得直掉眼淚。

大夫來了,把了脈又紮了針,最後直搖頭。

“寒氣入了心脈,不行了。”

男孩爹孃倆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戶,當下做孃的抱著已經昏迷不醒的孩子就哭了起來,當爹的拉著大夫直磕頭。

大夫一臉的為難:“若有人能逼出他心脈中寒氣,讓其降溫退燒,還有一救,眼下老夫也無能為力呀……”

洛馨予在後院聽見丫頭回報,也覺得一陣難過。她本心善,又受過同樣的苦,很能理解。吩咐下人們好好照料,看看能幫什麼忙,都幫一下,診費什麼的,也幫著給了。

正當佃戶夫婦倆抱著兒子絕望痛哭時,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突然出現在門口。

淡青色很古雅的曲裾深衣,青麵繡花的軟底鞋,頭髮往上梳成一個圓髻,紮著同色的絲帕。

神情冷淡,兩隻眼睛神采奕奕,看起來極其高貴。粉嫩嫩的臉還有點嬰兒肥,看其美貌,應該是個女孩兒,卻有著少年芝蘭般的慨然沉穩氣度,讓性彆又模糊了起來。

她目中無人的徑直走近長椅前打量已經不省人事的男孩。

農戶夫婦倆雖然不識得她是誰,卻能看到下人們人恭敬的態度,也認得跟在她身後的春蘭姑娘,是莊裡得力的大丫環,約莫也就猜到了女孩的身份,很謙卑的不敢說什麼,由著她拉起兒子的手來把脈。

農婦一臉希翼的看著她。雖然是個小姑娘,但做孃的但凡看見有一線希望都不肯放棄的。

永昌把了脈,皺起眉頭來,有些猶豫。

久病成良醫,她雖未學醫,但多少也懂一點,而且這男孩的問題簡單,解救之道她心裡已然有數,不過救還是不救,她有些猶豫。

或許是福至心靈,或許是一點靈犀,男孩的娘,那平庸的農婦看了她的臉色,突然就一把跪倒在地,對著她死命的磕頭:“求小姐慈悲,求小姐慈悲……”

“永昌……”洛馨予聽見說女兒出來了,自己忍不住也跑了過來,見此景,不忍的推了推女兒的肩,“你有法子麼?行就救救吧……”

聽見夫人這麼說,農婦的聲音越發的淒涼,額頭都磕出了血絲來:“求小姐救救我兒子吧,來世貧婦願做牛做馬報答小姐大恩大德……”

永昌安慰的拍拍母親揪緊她衣服的手,開口道:“救是能救,不過……”

“不過什麼?”農婦一臉著急的看著她,男孩的爹也一把跪了下來:“小姐若能救得我兒一命,小人願傾家蕩產賣身為奴,一切但憑小姐使喚!”

秉著對女兒盲目的信任,洛馨予晃著女兒的手,小聲道:“救救吧,救救吧,是缺什麼藥材麼?家裡都還有點……”

綠兒鶯兒春蘭夏香等一眾人等也都兩眼水汪汪的看著自家小姐。

永昌按了下額角,覺得有點頭疼,無奈沉聲道:“不用你們做牛做馬,不過我若救他一命,他從此就歸我了,如何?”

眾人都一愣。

“答應我就救,不答應便罷,他不能再拖了,速速想好。”永昌冷著臉道。

“答應答應,他爹!”農婦口不迭的應道,死命的晃著丈夫的肩膀。做爹的一咬牙,反正也是她家的佃戶,跟半個奴才也差不多,兒子賣身為奴總比冇命了強:“行,小姐寫契書來,小人這就蓋手印!”

“不用。”永昌一揮手,指了一個男仆,“把他抱屋裡去。”自己隨後跟著進去了。眾人眼巴巴的跟了一串在後頭,全給關門外了,就放了兩個男仆進去。

男孩被剝光了衣服放在床上,永昌皺了皺眉,讓男仆去把他扶著坐起來,自己伸手運氣給他逼出寒氣。

六歲的男孩已經差不多該教事兒了,她既然看光了他,就把他先要了來放著,日後總不能再說她無禮壞人名節了吧?

陛下,您實在是多心了。

半個時辰後,農夫夫婦倆抱著呼吸平穩的兒子開心得不知該說什麼。洛馨予一徑瞅著女兒,實在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提出要人家的兒子,前兒說給買幾個小丫頭擱她身邊伺候她不是不要麼,難道是要小廝?可女兒家用小廝也太不成體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