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玄幻 > 黃粱雲夢 > 第10章

黃粱雲夢 第10章

作者:雲穆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8 23:06:46 來源:番茄

說書匠故意說完話後不繼續講,先吊足大家胃口,反而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溫茶解渴,又等了一會,見台下眾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來了,這才慢悠悠繼續講起了故事。

“本朝開國至今已有兩百年餘,要是你問個外地人,知不知道我們華陽縣?嘿,十個裡有九個會說——誰人不知那大齊開國功勳華陰周侯呢?”

聽著說書人那極富渲染力的聲音,一個波瀾壯闊的愛情故事就這麼娓娓道來。

兩百年前,前朝朝廷腐朽,各路豪傑起兵爭霸天下,那時的華陽縣仍然被叫做華陰縣。

華陰縣中有個遊俠兒姓周名顯,隻因從小喪父,由老母一人拉扯長大。原先也飽讀書文,可奈何前朝腐朽,科舉之路形同虛設,周顯也就荒廢學業,整日遊手好閒。

本來周顯這一生也就這麼平平無奇的過去了,但是周顯在一次仗義執言的時候得罪了縣衙的一個衙役。那衙役得理不饒人,非要周顯跪地鑽過其胯下才行。男兒膝下有黃金,周顯怎麼可能答應?可那衙役拿權勢相逼,揚言如果周顯今天不鑽,日後周顯老母親就彆想再去坊市中擺攤維持生計。

周顯無奈,隻好忍辱鑽胯,成為當時的笑柄。從此之後周顯就恨上了這群貪汙**的罪惡官吏。

當時正巧大齊開國太祖被強敵擊敗,敗走華陰,周顯二話冇說就去投軍報效。

轉眼已是周顯投軍離家的第三年,投軍時懷著一腔熱血,但殘酷的現實讓他蹉跎三年歲月隻不過是一個斥候小隊長。

這天周顯奉命帶著自己的部下偵查前方,一行十數騎路過一片山穀時已經是戌時,太陽落山,隻剩一抹黃昏色。可軍情刻不容緩,周顯一咬牙隻好命令部下打起火把在夜色下強行軍。

周顯等人剛一踏入山穀樹林就見黑鴉騰飛,馬俯首不行蹄的詭異舉動,縱使周顯和部下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此刻也直犯嘀咕,但大齊太祖治軍嚴苛,周顯等人如果延誤戰機,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無奈之下,周顯隻能讓部下提高警惕小心四周。

等眾騎深入山穀後,猛然聽見前方有女子求救的聲音!夜半三更一隊孤立無援的斥候小隊卻聽到了女子啼哭求救之聲,怎能不怪?

再說那周侯周顯,從小就是個遊俠兒,奉行的是行俠仗義,快意恩仇那一套,也不知道是不是頭腦發熱,居然真的帶著部下們向前衝殺而去!

可當他們趕到時,前方的一小片山穀已經是屍橫遍野了,一夥盜匪正在劫殺一支車隊。那車隊中的人大多已經被匪盜所殺,隻有一個頭戴珠玉孔雀金絲步搖,身著絲綢大紅喜袍的妙麗女子在聲嘶力竭的哭喊求救。

周顯當時就氣的火冒三丈,二話不說就帶著部下兄弟衝向這群匪盜,準備為民除害。雖然這群匪盜數倍於周顯等人,但是欺善怕惡的匪寇又怎麼是周顯這群久經沙場的軍旅士兵的對手?平日裡也就欺負手無寸鐵的百姓,碰到周顯等人頓時就潰不成軍,酣戰半個時辰後,這群匪盜便被全部消滅。

匪盜很輕鬆就被消滅,周顯也就前去詢問那個倖存的女子,那女子啼哭不止,麵對周顯善意的詢問也是淚雨梨花,隻道其家中為了躲避兵禍遷徙,哪料半路遇到匪盜劫殺,家中親人已經全部死去了。

再細問,那女子隻是拿著手帕擦拭淚珠,半句話也不再回答了。

聊著聊著眾人就愈發覺得腦袋昏脹,也該是這位周侯周顯命不該絕,又或者是他這樣的一代名帥本就有天神庇佑,周顯恍惚之間猛的瞥見眼前女子哪裡還是一個人!

他手中攙扶著的不過是一具已經冰涼的屍體!而且那女子的半邊臉被利器刮傷,已經麵目全非,一邊臉蛋仍俏麗妝容猶在,另一邊卻露出森森白骨,隱約還可見裡麵有蛆蟲蠕動!

周顯強忍著嘔吐感,回頭望向自己部下們,都已經丟盔棄甲昏倒在地麵上。周顯心中大駭,知道這是碰到鬼物了,人遇危境有急智,周顯假裝冇有看破,正準備提起佩刀斬下女屍。

那女屍卻直接開口道。

“我是不是已經死了?”

周顯恍惚中見得那貌美如初的女子對其燦爛一笑,手中佩刀就再也不願砍下去了。

“周郎可知今昔何日?”那女屍又問道,雖然麵態恐怖,但周顯卻反而冇有那種心慌的感覺。

“已是五月甘十二了。”

“我竟已經死了半個月了嗎?怪不得爛成了這副模樣。”

這時正巧卯時雞鳴,太陽從東邊升起,初晨的第一縷晨曦照在女屍美豔的臉上,露出那已經潰爛的左半邊臉。

“我是不是變得很醜啊?”那女屍明明早已經死去,但卻很人性化的伸出手捂住潰爛的左臉,一雙好看的眼眸中滿是失望,哀怨和不甘。

“姑娘,啊不,仙子,我的這些弟兄們?”

“周郎莫怪,我怕嚇著他們,便使了些小手段讓他們暫時睡著了。”

明明是副駭人的麵貌,周顯卻不覺得噁心,反而對女屍產生了同情。

其實細細端詳,那女屍生前也定是個風華絕代的女子,隻是慘遭匪盜劫殺,落得這副下場。至於周顯剛纔所殺的那些匪盜,不過是女屍怨氣不散造成的幻象罷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活著,或者說為什麼會變成妖怪。”那女屍幽幽開口道,嘴唇上的胭脂在晨曦下顯現出病態的硃紅色。

周顯從小過慣了遊俠兒的浪蕩生活,長大後又混跡於軍伍之中,實在是不知怎麼安慰一個傷心欲絕的“女屍”。

“周郎,你說我這副模樣,還怎麼樣活下去?你說,你說,我到底該怎麼辦?”那女屍竟將頭埋在周顯胸口軟甲上,止不住的啼哭。

周顯感受著懷中女屍因為啼哭而帶來的微微抖動,他竟然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挽住女屍的髮絲。那啼哭聲彷彿就像有著某種魔力一般,掠奪著周顯的理智。

“我,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周顯羞愧道。

女屍看著周顯這副窘迫的模樣,反而撲哧一笑。這一笑,在周顯眼中彷彿世間最極致的美好,都無法與其相比。他那往日裡堅毅無比的心臟,此刻卻彷彿化成了一灘糖水。

“周郎,我能跟你走嗎?”女屍的話讓周顯嚇了一跳,他低頭望向女士那雙明亮的眸子,那雙眸子已經告訴了他答案,女屍不是在開玩笑。

周顯的腦中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他要帶這個女屍離開這裡,去一個隻有他們兩個人的地方。

我是不是被幻覺所迷惑了?周顯捫心自問道。是嗎?不是這樣的,他內心最深處的情感告訴他。他就是愛上了這個女屍,冇有為什麼。

周顯,這個經曆胯下之辱也仍然能夠麵不改色的男人,這個日後威震天下的大齊周侯,此刻居然荒誕的想要跟一具女屍私奔。

我們已經無法探究他當時的想法。反正當週顯的部下們醒過來的時候,隻看到了周顯脫下的盔甲和他留下的一封訣彆信。

當然,如果這個故事就這麼結束了的話。就不會有那個替太祖打下了大齊半壁江山,立下赫赫戰功的周侯周顯了。

走之前,周顯扯下馬車上的門簾製作了一件簡易的鬥篷,好讓女屍能夠遮蓋住僵硬的屍身,又拿自己老母親為自己繡的頭巾當做麵紗,遮住那女屍那潰爛的左臉。

“額,嗯,這位姑娘我們走吧。”

那女屍掩嘴笑道:“周郎,叫我紫姑就行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