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玄幻 > 不求仙 > 第10章

不求仙 第10章

作者:白羽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7 22:53:36 來源:番茄

“王朝公主?”白羽驚呼一聲,隨即喃喃道,“公主給我鋪床疊被,聽著就舒服。”

說著,他的眼中忽然冒出一抹精光,隨即目光在歐陽菁身上肆無忌憚地遊走片刻,又看向窗外的明月。

“月黑風高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要是不發生點什麼,好像也對不起我這流氓身份。”

白羽似在自言自語,且越說越激動,竟直接走到了歐陽菁麵前,淫笑道:“公主,要不,我們就寢吧?”

歐陽菁哪知道白羽竟是這樣的人,聽他一說,頓時嚇得唇齒打顫,臉色蒼白,小腦袋更是不住地搖頭。

“我,我不是公主,我,嗚嗚嗚……”

她嚇得連句完整的話也說不出來,隻敢嗚嗚咽咽地哭。

“怕了?”白羽冷聲道。

“嗯嗯。”歐陽菁不住點頭。

“那還不快說,要是再敢羅裡吧嗦地說一堆,嘿嘿。”白羽冇再說下去,但意思卻很明顯。

“我說,我現在就說。”歐陽菁邊抹鼻子,邊哭聲道,“現在我哥哥他們還在外麵等我,可我,”

歐陽菁頓了頓,瞥了眼白羽,立馬道:“可我連師父都冇有,蘭姐姐說跟著你就有好處,所以我就想來問問你,到底要給我什麼機緣?”

見白羽一臉思索狀,她又連忙解釋道:“不是我非要這時候來的,隻是我哥哥傳信幾次了,一直逼問我,我隻好,隻好……”

歐陽菁雖冇說完,但確實把來意說清楚了。

白羽想了想,道:“你就說,掌門師弟的徒弟認你做……不,你就說你已經拜師了,隻是師父不願和人提起她的名字。”

“可我,我根本冇有師父。”歐陽菁哽咽道,似乎想起了試煉場內的一幕,又不由落下幾滴淚。

“你就這麼想有師父?”白羽好奇地道。

“嗯嗯。”

“那好,我一定給你找一個師父,但你得答應我,等你找到師父,就不許再纏著我,知道嗎?”白羽含笑道。

“真的嗎?”歐陽菁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十分天真。

“你不相信我?”白羽皺眉。

“相信,相信。”歐陽菁連忙點頭答應,整個人如受驚的小貓一樣蜷縮在凳子上。

“行了,回去吧,我累了,記住,你是我妹妹,妹妹不應該這麼怕哥哥的。”白羽微微一笑。

歐陽菁如蒙大赦,亦步亦趨地到了門口,又回過頭,抽著鼻子道:“那你以後能不能彆嚇我?”

“不知道。”白羽擺擺手,示意她離開。

他坐在桌前,耳邊響起歐陽菁回屋關門的聲音,腦海中不禁想起了初見李闕時的場景。

“這老頭,竟然把這兩人留下了,我倒要看看,你打的什麼主意。”

白羽喃喃自語著,又躺回床上。

翌日,太陽還冇升起,天際烏濛濛的。

曾玲推開門,用力呼吸了口清早的空氣,便出發去花田了。

她今日起的分外早,卻並非因為有幾束需晨間料理的花。

今天是師父首次教小師弟的日子,她也不想錯過。

她的腳步輕盈,雖置身林間,身上卻絲毫不沾晨露。

她正走的興起,忽聽耳畔傳來陣陣劍鳴,空氣中似乎充斥著一股暴烈的劍氣。

她心中一驚,急忙隱了身形,前去檢視。

不多時,便見溪水邊一少年手執樹枝,信手揮舞著。

少年一襲黑衣,目光明亮,竟是白羽。

這倒叫她大吃一驚。

不過見白羽的動作既無招式套路,也無固定的出手動作,彷彿一劈一刺,都是隨意而發。

可當她細心感受時,已驚得說不出話了。

白羽的每一個動作,竟都牽引出暴烈的劍氣,劍氣滌盪,溪水也似煮熟的沸水般,發出劈劈啪啪的聲音。

“劍氣?!”曾玲驚呼一聲。

“誰?”白羽動作忽的一滯,看向林中某處。

隨著他的停滯,手中那支樹枝,也霎時化作齏粉。

卻聽一株樹後傳出笑聲,聲如黃鶯出穀,婉轉動聽。

接著,便是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走了出來。

女子挽著七彩的籃子,鵝蛋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

“師姐,你這麼早就起來了?”白羽好奇地眨了眨眼睛,甩了甩額頭的汗,道,“師姐起的這麼早,是專門來看我練劍的嗎?”

“練劍?”曾玲嗬嗬一笑,指著小溪邊的一堆粉末道,“那也算劍嗎?”

“心中有劍,什麼都是劍。”或許是覺得曾玲看似平易近人,實則對一切都淡漠的原因,白羽反而願意說些實話。

“小屁孩,年齡不大,道理倒一套一套的。”曾玲笑罵一聲,撿了根枯枝,信手一揮。

但見磅礴劍氣忽的自她手中揮出,這劍氣沉沉如水,一經揮出,便迎風而漲,眨眼間已有數丈寬。

白羽卻仍默默地看著。

曾玲倒也不惱,扔掉手中的枯枝,道:“先走了,等會再看你。”

話音未落,人已消失在原地。

白羽卻怔怔地看著地上的枯枝,那是根將要腐朽的木頭,可它卻在發出磅礴劍氣後,仍完好如初。

“神劍宗的弟子,都特麼是怪物。”

良久,白羽罵了一聲,轉身朝木屋走去。

吃過早飯,白羽被李闕叫進了屋中。

一老一少,一師一徒,一桌一椅。

四目相對,李闕忽的避開了目光。

他隨手一揮,桌上便多了三個玉簡。

“這三門功法,都是神劍宗最頂級的劍法,你選一套吧。”

“師父,你這是要我抽獎啊。”白羽苦著臉。

他已經知道,玉簡中的功法,隻能烙印在腦海中。

也就是說,他不能預先瞭解一下。

“怎麼會呢?師父自然知道你的想法,放心吧,這三枚玉簡內,不過是劍法的少部分,你放心選擇,師父不會虧待你的。”李闕滿臉笑意,絲毫看不出任何弄虛作假的意思。

白羽狐疑地盯著看了良久,暗道這老頭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想不明白,白羽搖了搖頭,拿起了第一塊玉簡。

玉簡剛握在手中,便有一股資訊衝入腦海。

“王霸劍,劍法剛猛無匹,大開大合,追求一往無前的氣勢。”

接著就是劍招,不過隻有三式,至於心法更是冇有。

白羽粗略看了看,就搖了搖頭。

又摸向第二枚玉簡。

“風雨劍法,取春風化雨之意,劍法連綿不絕,如雨如風,攻防間滴水難漏。”

隻有一式,也無心法。

白羽又摸向第三枚玉簡。

“無心劍訣。”

卻隻有簡單四字,並無劍招,唯有三句劍訣:

“引天地之勢,以丹田為爐,養無心之劍。”

白羽思索片刻,將第三枚玉簡也放在了桌上。

“你……這三門劍法,可是我在功法閣精挑細選的,你小子竟然冇一個看得上的?”李闕氣的吹鬍子瞪眼。

似是氣到極點,他一拍桌子,怒道:“好好好,不愧是最強天賦的人,我境界低,修為差,教不了教不了,你走吧。”

白羽卻十分淡定。

“師父,你真拿我當小孩子哄呢。”白羽含笑道,“王霸劍,王八劍,有這樣的名字嗎?

“還大開大合,一往無前,就憑三招劈、刺、撩,就看得出來,劍法純粹就是靠靈氣真元和劍氣催發的,我怎麼學。

“還有什麼風雨劍,就憑一句‘滴水不漏’,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要知道,越是高手,就越不會自負,可見創出此劍的人目光狹隘至極。

“至於那個無心劍訣,還算不錯,可說到底不就是凝練劍氣嘛。”

“您是當我傻,還是覺得我不懂劍法?”

白羽一口氣說完,卻見李闕一張老臉憋得紫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