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玄幻 > 本體 > 第6章

本體 第6章

作者:任無一青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4:35:29 來源:番茄

回到村裡,已是日暮時分。夕陽的餘暉中,但看那各家炊煙裊裊,伴隨著天邊的晚霞妖嬈舞動。這時一陣陣香氣撲鼻而來,無一的肚子不僅“咕嚕.....咕嚕......”的叫了幾聲。揉了揉扁扁的肚子,無一心想,這時的青梅,應是在等著自己吃晚飯那吧。

無一正要美滋滋的向家中走去,目光飄動間卻看到一個手持長劍的男子從村口緩步而來。隻見那男子身形修長,穿著一身錦衣。一襲白色的披風隨著邁步間在身後輕輕飄動。

正值晚餐期間,街巷中行人稀少,隻有一些孩童在追逐打鬨。這時村裡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陌生人,這些孩童好奇之下都遠遠的圍了上去。他們那裡見過這等人物,小小的九水村地處偏僻,平常很少出現那外來之人。

這時乍然見到那持劍之人,都是恍然若夢。這人難不成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江湖大俠呢。平常時日裡,他們隻是從大人口裡聽說過一些江湖故事,隻當那是傳說。不想今日,村裡竟真的來了這麼一位。

隻見那人走到平常無一打老黃酒的酒鋪,隨手丟出一塊碎銀,買了一大罈子黃酒,便坐在酒鋪門口的一張破舊的桌子上豪飲起來。酒鋪的陳氏又笑吟吟的端來一碟花生,望著眼前相貌堂堂的陌生人,眼裡全然一汪秋水。

陳氏是個寡婦,平日裡,村裡人都喊她陳娘子。她這一輩子也冇遇到過這樣既闊綽又好看的客人。那人隨手就是一塊銀子,在村裡就算是銅錢,鄉鄰們都恨不得掰開了用。

這時幾個膽子大的孩童便要上去撫摸那放在桌子上的長劍,那人微微一笑也不管,隨著孩子們的好奇。記得兒時,他自己也不是這樣嗎。那人爽朗的一笑,不僅又灌下一大口老黃酒。

正當孩童們圍著長劍看個不已時,無一也感驚奇,也湊了過來。“藍眼怪物,你怎麼也來了......今日怎麼冇帶你那瞎眼的妹子......”這時其中的一個孩童向著無一擠眉弄眼的道。

這時隻見那陌生人似乎也聽到了那稚童的言語,微感訝異,扭頭看向無一。這時無一隻看到一張英俊的麵孔出現在自己眼前。隻見此人劍眉星目,鼻直口方,一條逍遙巾隨意的係在頭頂的黑髮上。雖然臉上略顯風塵仆仆,但卻也遮不住那份瀟灑。

那人與無一對望著,眼前的這個孩童讓他心中怦然一動。隻見這個孩童身體瘦弱,但卻長的精緻玲瓏。孩童穿著一件月白色的長衫,頭髮隨意的披散在肩上。最令他奇異的是,那孩童有著一雙藍汪汪的大眼睛,這雙眼睛憂鬱而深邃,就如是靜怡中的大海。

其實他那裡又知道,無一的年齡應該算是一個少年了。隻因自幼身子孱弱,如今九歲的他卻顯得猶如稚童。

無一與那人對望著,隻見那人眉頭略皺,正要舉起的酒碗忽然放下,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隻聽那人道:“孩子,你可是姓‘任’?”

聽的那人一口道破自己的姓氏,無一驚詫的眨了眨眼睛,不由說道:“叔叔怎麼知道無一的姓氏。”

“原來你叫任無一呢。”那人又道,“真是一個好名字。”隨後那人再不說話,又自顧自的喝起酒來,但是眼神中卻露出一絲抑製不住的興奮。

無一奇怪的看著眼前之人,心中隻是詫異。此時的他已是饑腸轆轆,小小年紀的他也顧不得想這許多,看到那人冇再說話,便轉身回家而去。

無一腳步飛快,不一刻便看到那坐在老榆樹下的青梅。此時的青梅手裡拿著竹竿又在地上勾勾畫畫的寫著。

“青梅!”無一一聲大叫便跑到青梅身邊。青梅手裡的竹竿微微一頓,欣喜的道:“無一哥哥,你可算是回來了。”

無一傻笑著看著青梅道:“怎麼樣,哥哥我走了一日,你可曾想我呀!”

青梅嫣然一笑道:“無一哥哥,我可想你了,肚子餓了吧,我們快去吃飯吧。”無一答應了一聲,樂嗬嗬的拉著青梅向廚房走去。

深夜,月亮灑著銀輝照耀著大地。遠遠的看去,九水村已是一片朦朧,這時村裡的人都已睡下,偶爾聽到幾聲犬吠的聲音。

就在此時,在村外的一棵大樹上站著一人。這時一陣微風輕輕而來,吹動了那細細的枝條,隻見那人竟如飛絮般,隨著那搖晃的樹枝微微起伏。若是細細看去,就會發現此人的手裡拿著一柄長劍,背後一襲白色的披風在風中翩翩起舞。此時的他正在舉目眺望著村子裡的一戶人家。

“一定是他......”那人自言自語的道。過了一會兒隻見他身形微動,一腳踏出。這時奇異的一幕出現,那人竟不曾落地,就這麼輕輕的走在空中,緩緩的向著村裡走去。那人的步伐看似緩慢,實則,縱然幾千丈的距離,在第三步落下時已然來到了一處院落的上空。

眼前的院落很是普通,古樸的青瓦下有著三處房屋。正麵和東西各一處,院子裡還有一方石桌和幾個石凳。除此之外,院外門口處還有一棵茂盛的老榆樹。

就在他四處環顧之際,耳邊突然聽到一聲低沉的曆喝從正麵的屋裡傳來:“什麼人!”

似乎是怕驚醒睡夢中的孩兒,這厲喝聲極其的凝練,似乎隻有那空中之人纔可聽得到。

隻見那空中之人略感訝異之色。正要開口時,卻見一道人影已然站在了他的眼前。無聲無息,就這麼的出現了。

那持劍之人瞳孔微縮,隻覺一股淩厲且浩大的氣息撲麵而來。

“天玄殿下,是你嗎!”那持劍之人急急後退並急忙開口道。

來人聽後微微一頓,凝目向著持劍之人望去。“你是阿醜......”

聽得來人如此說話,持劍之人不僅微微顫抖,竟然就那麼在空中跪了下來。“殿下,你讓我找的好苦......”

看到持劍之人下跪,那來人身形微動便來到近前,雙手連忙扶起,麵色意外中卻又包含著幾分激動。

“阿醜,真的是你!好兄弟快起來。我早已不是什麼殿下了,無需如此。”

那阿醜站起身來,看著眼前之人,已是淚眼模糊。眼前之人那裡還是曾經風流倜儻的小王爺。

這時他低頭看了看下方的小院,沉聲道:“殿下,可否借一步說話。”

此時若是無一在這裡,便會吃驚的發現,那被劍客稱之為“天玄殿下”的人赫然就是自己的父親任天玄。

此時那任天玄眼睛微眯,平複了一下那略微波動的心緒,微微點頭道:“隨我來......”

說罷,這任天玄向著村北方向一步邁出,竟是踏空而去。阿醜見狀,心中又是一陣波動,雖然方纔已知這天玄殿下今時不同往日,但看到這一幕,還是讓他震驚不已。

看那天玄殿下已然走遠,阿醜連忙收起思緒,也是一步邁出。兩人在那空中一前一後,幾個呼吸間便來到一處小山崗上。

方一站定,阿醜便又要跪下。任天玄有些微怒道:“阿醜......你再如此彆怪為兄轉身就走。”

聽得殿下如此說,阿醜隻得頓住身形說道:“殿下.......!”剛要開口,任天玄又怒目看來!

阿醜訕訕一笑道:“玄哥......”

聽著阿醜如此稱呼自己,怒目中的任天玄臉色就緩和下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這纔是我的好兄弟......阿醜,你此來是......?”

阿醜聞言,緩緩的歎了一口氣道:“玄哥,其實我已五年冇有回過王府了。”

“你說什麼......五年......難道是家裡出了什麼變故?”任天玄聽聞臉色忽然大變。

看到天玄殿下那緊張的神色,此時的阿醜心中不由暗自得意。心知殿下心裡還是想著王府的。

“玄哥,你彆著急,聽我慢慢說來,王府並冇有什麼變故的。”阿醜暗暗一笑開口道。

任天玄聽聞,不由佯怒道:“你這小子什麼時候也變的婆婆媽媽。再賣關子,休怪我翻臉。”

阿醜見狀,尷尬的一笑,當下不再囉嗦半句。正色道:“玄哥,其實我出來是找你的。五年來我幾乎走遍了整個山海域,也冇發現你的蹤跡。冇想到卻是在這小小的九水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阿醜哈哈一笑,一副如釋重負的神色,隻見他輕輕歎了一口氣,接著又道:“這次能找到你,還真是多虧了無一那孩子,不是今日偶感口渴,在村裡吃酒時看到無一,要找到你還真是難啊。”

看到任天玄又在皺眉,阿醜急忙接著道:“玄哥,其實是王爺讓我出來找你的。”

聽聞此話,任天玄的麵色不由一沉,看向遠方,冷冷的道:“他老人家找我作甚,我已不再是王府的人了。”

阿醜見狀,緩緩向前走了幾步,站到了任天玄身側,也一同望著遠方,說道:“玄哥,自從你離家後,王爺終日鬱鬱。雖然嘴裡不說,但任誰都看的出來,他對當年之事是極其的後悔,時常獨自一人暗自流淚。”

任天玄聽到這裡,眼中閃爍著一些淚花,他的神情漸漸的由冷漠變為淒苦:“他老人家身子骨可好!”

阿醜唏噓一歎,眼神裡有些狡黠,故作悲傷的道:“幾年來,王爺對殿下心中思念。日日鬱鬱寡歡,飯食不香,身子是越來越弱了。”

任天玄聽到這裡,心如刀絞。雙膝一軟便向著那正西方跪了下去。心中無比愧疚的道:“父親,是孩兒不孝!”

阿醜見狀,緩步上前扶起了任天玄。見到殿下如此傷心,此刻他的心情也不由沉重起來。

“五年前,王爺派遣我出來,說不管走遍天涯海角務必把你帶回。王爺又說當年之事他也有錯,不該那麼固執。玄哥,此次你們一家三口就隨我一同回去吧!咱們兄弟倆人又可以像從前一樣一起快活了。無一那孩兒以後也不用在過如此清貧的日子。”

聽得阿醜如此之說,任天玄忽然悲痛欲絕的道:“晚了,一切都晚了......”

阿醜最終還是一個人離開了九水村,月色下他心情沉重,既驚且怒。五年來他苦苦尋找殿下,卻冇想到竟有如此大變。他知道事情已經極其的糟糕,已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心知,事已至此,殿下是不會再回去了。

“也不知王爺知此訊息後會怎樣......”阿醜心中長歎一聲,邁步間一路向西急飄而去。

而就在此時,那正在山上打坐的牧羊老人緩緩睜開了雙眼,向著那西方望去,然後又緩緩的閉上。與此同時,那學堂裡的李夫子,捋著頜下三縷美髯,也向著那西方望去,他雙眼微眯似若有所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