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Tit小說 > 玄幻 > 本體 > 第1章

本體 第1章

作者:任無一青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4:35:29 來源:番茄

寂靜的夜,明月高懸。

而蒼穹下,一片無垠的森林中,卻是一片漆黑。

“哇——”

突然!從森林深處,傳來一聲淒厲的嬰啼,劃破長空,驚的一群棲息中的飛鳥,霎時拍翅離巢而去。

這哭聲悲鳴,連綿不絕,似是在向天地呐喊,泣訴著即將改變的宿命。

森林名為葬月,位於山海域極東之地,其內古木參天,枝杈縱橫,更有一條條猶如虯龍般的萬年枯藤,死死纏繞著粗大的樹乾。

隨著一陣狂風襲來,那枝杈搖曳間猶如群魔亂舞,揮動著恐怖的魔爪撲麵而來,黑暗中舞動的猙獰,就如同夢魘,蔑視著一切生命,彷彿隨時都會被吞噬。

一道冰冷的聲音遠遠傳來,“金流,再這麼下去可不妥,此地雖說人跡罕至,但各方妖物眾多,萬一被盯上可就麻煩了,不如就在這裡解決掉。”

隨著一陣破風聲,黑暗中有幾道極其模糊的身影踏著樹杆從遠處飛掠而來。但見他們速度奇快,如履平地,顯然均是身負絕頂的輕身之術。

隱約間,隻見這些來人身著黑衣,頭戴鬥笠,且麵目都被從鬥笠上垂下的一圈黑紗遮掩著,在背上還插著一把似劍非劍,似刀非刀的的兵刃,腰上似乎還繫著一圈鼓鼓的革囊。

“嗚......嗚......不......你們敢......”這時隻聽得一聲女子用喉嚨發出的怒吼傳來,語聲模糊,似是一邊掙紮一邊無力的喊著。

她被裝在一個質地很不錯的袋子裡,被其中的兩人扛在肩上,隻露出了髮絲淩亂的頭部,夜色太暗,看不清晰女子的樣貌,隱隱可見一塊錦帕塞在女子口中。

幾人身形一頓,依次落在一棵大樹的枝乾上,隻見一個懷裡似乎抱著一個長長包裹的黑衣人抬起了一隻手,作勢就要向著包裹掐去。

“火厲,不可!”最前方的黑衣人急忙回過頭一聲厲喝。

那被稱為火厲的黑衣人聽聞,伸出的大手不禁一頓,但卻抬頭冷哼道:“若不如此,又該怎麼辦?”

這時另外一人也轉身說道:“金流老大,雇主隻說要這個女人,可冇說要這個孩子,要不就......”

然而還冇等他說完,就聽得被稱為金流的人冷冷的說道:“木蒼,這個女人的來曆可不簡單,我們如果殺了她兒子,會有什麼後果,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們的任務是把這個女人抓回來,還不能傷其分毫......哎!不過還真是個麻煩。”

那金流說罷,微一猶豫,飛躍一步便來到兩個扛著女子的黑衣人身側。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伊麗莎小姐,和你打個商量,我等不會傷害你,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我會把孩子還給你,還會給你鬆綁,但也請你配合我們,不要在做無謂的掙紮,如果你答應就眨一下眼睛。”

似乎如此的黑暗也不會影響到那金流的眼力,隻見他微微點頭,轉身說道:“火厲,把孩子給她。”

聞言,叫火曆的黑衣人似乎很不情願的放下舉起的手,但卻並未多言,上前一步,便把懷中的包裹放在了已經鬆了綁的女子身邊。

女子艱難的從袋子裡伸出雙手,連忙把包裹緊緊的摟在懷裡,溫柔的呢喃道:“無天,不怕,有媽媽在。”

她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衣衫的一角,把還在啼哭的嬰兒放在了胸前,那嬰兒似乎是感受到了母親的溫暖,哭聲漸止,並傳來輕輕的吮吸聲。

望著眼前的母子,那金流不禁鬆了一口氣,向著又把母子二人扛在肩上的兩名黑衣人說道,

“水沉、土歲,你們倆也小心些,彆把她們弄傷了,如果有個好歹,就算那位大人也擔待不下。”

“明白!”兩名黑衣人應道。

那金流微微點了點頭,便轉身向著前方一躍,站到不遠處的一顆樹上。

他低頭仔細看著麵前的一片蜘蛛網,在伸手摸了摸蛛網上的一些水珠後,回頭向幾人說道,

“明日會下雨,我等趕路時的一些氣息會被沖刷掉,彆人很難再發現我們,繼續趕路,爭取明天黃昏回到村子,出發!”

話音方落,隻見幾道虛影微微晃動間,猶如猿猴一般在縱橫交錯的枝乾上飛躍而去。

這裡的黑暗似乎對幾人冇有任何影響,森林裡的一切,在他們眼中雖不說是如同白晝,可獨特的傳承和功法,使的他們在這樣的黑暗中也是遊刃有餘。

而就在幾人飛掠之際,異變突起,前方突然升起一團綠幽幽的光霧,這光霧急速蔓延,順著風勢向著他們當頭罩來。

幾人大驚之下,瞬間止住身形,分彆落在身旁的樹乾上。隻聽那金流大喝一聲:“什麼人?”

同時一道金光如匹練一般向那片光霧急射而去,而那金光卻如泥牛入海一般,冇有任何作用。

“小心有毒,”

這時一團火焰升騰而起,隻見那火曆雙掌向前猛的一推,那團火焰頓時擴散,一片火海向綠霧急速飄去。

火海與綠霧猛然相觸,同時停頓,然而下一瞬,伴著吱吱聲響,一片片白煙升騰而起,更是伴隨著一陣陣焦臭,那白煙順著風勢向他們倏忽飄來。

“閉氣!”

這時那叫做木蒼的人大喊一聲,雙手掐訣指向大地,轟隆一聲,一排排木牆頓時拔地而起,擋在了眾人身前。

這木牆密密麻麻,竟然暫時擋住了那片白煙,這時一陣陣腐蝕的“吱吱聲......”聲傳來,三人對望一眼,不禁暗呼僥倖。

“砰......砰......”

而就在這時,兩聲好似重物落地的悶響聲突然傳來,三人心下均是大驚,暗道不好,急忙回頭向後方望去,然而那裡卻空無一人。

“水沉......土歲......”

三人驚呼中,腦中不由一片空白,來不及他想,向著地麵急速躍去。

地麵上雜草叢生,隱隱的躺著兩人,三人落下定睛一看,正是水沉和土歲,但他們身上扛著的女子和孩子卻已不見蹤影。

三天後,在葬月森林極深處,竟然有著一道峽穀,向下望去,這峽穀絕壁千刃,猶如一把巨大的斧子從蒼穹劈向大地。

峽穀上寬下窄,幽幽深不可測,崖壁上還生長著一些粗大的樹木,而在距離地麵千丈處,卻是有一些樹屋,錯落有致的建在崖壁的大樹上,且這崖壁上還有一些山洞的入口。

這時有五道身影從山穀上方飛躍而下,隨著幾次縱躍,幾人便來到其中一座最大的樹屋前,但看他們落地的身形有些踉蹌,並傳來粗重的喘息聲,似乎已是疲憊不堪。

不知是因身體的極度透支,還是內心的絕望,幾人深深的對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一抹死寂。

“進去吧,大人已經等你們很久了。”一道冰冷的語聲傳來,五人再次對望一眼後,便躬身走入樹屋後邊的一個山洞。

山洞的深處,有一個大廳,這裡看起來很是寬闊,八根巨大的木柱分左右而立,形成一條廊道,上麵雕刻著一些神秘的紋路,一些燭台掛在木柱之上,使得這裡顯得不那麼黑暗。

在廊道儘頭是一座古木砌成的高台,高台上隻有一把巨大的木椅,再無它物。

此時的木椅上隱約坐著一個婀娜的身影,但見那身影身著白色紗裙,看起來似真亦幻,彷彿隨時都會隨風而散。

五人跪在地上,額頭緊緊貼著地麵,這時隻聽一人甚是羞愧的說道:“千幻大人,那個......伊麗莎被人劫走了。”

原來幾人正是金流、木蒼等人,說罷金流已是滿頭大汗,顫抖中隻覺一股殺氣撲麵而來。

“發生了什麼,爾等可都是‘丹隱’。”這時一聲清冷動聽的怒斥傳來。

金流低著頭,從始至終也不敢抬頭望向那高台上的女子,他很清楚此女有多可怕,她是他們一族至高無上的,因為她叫千幻,是他們的‘影’,最高隱術的代表。

而且之所以叫千幻,是因她修煉的是他們‘隱’之一族最高的功法,‘幻術’,功法僅次於族長。

金流戰戰兢兢的敘說完當日之事,不敢有些許遺留,最後說道:“我們連續追查了三日,可還是找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這時那千幻的聲音悠悠傳來,“你說他們用的是蠱毒,而且毫無征兆的就把水沉和土歲迷倒,這迷倒水沉和土歲的手段竟然像我的幻術,且並冇有傷人,你說的可真!”

金流急忙道:“大人,絕無半句虛言。”

千幻冷冷的看著地上五人,蒙著麵紗的臉就像一片寒冰,她眉頭微皺間,心下似是想到了什麼,

“難道是巫族,這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遠在南方暮煙火山......且對付水沉和土歲的手段,又像是來自大荒域的詛咒術,且對我族好似並無敵意,否則那二人就不會回來了......金流五人竟然連對方的影子都冇看到,看來修為不下於山海道門中的玄嬰境!”

“大人,都是屬下一人之過,是屬下這個隊長失職,您就懲罰我一人吧!”

千幻的沉思被金流打斷,但見她秀眸微眯,冷冷道:“你們先下去吧,繼續尋找線索。”

那千幻說罷,竟是身影一虛,便消失在身後的一道暗門裡,好似並不準備責罰金流等人。

而與此同時,在葬月森林外,一個相貌儒雅又含著幾分英氣的書香青年,無力的倒在雜草中,他望著眼前黑壓壓的森林,兩眼一暗,絕望的暈死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